也许吧

“我永远无法挣脱枷锁奔入天空。”

“你寂寞吗?”

“不,因为城市也被寂寞湮灭。”

天空高的仿佛永无止境。

仿佛时间滑过的罅隙,有黑暗慢慢滋长。
春天的颜色,留在了表象。

箭划破空间的嘶鸣,钉入残破斑驳的时间。

镶入石头的钢铁,灌入海水的心脏。

驻足